火车上的慢生活散文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9-06-23 03:14 阅读: 次
火车上的慢生活散文
  人生就像旅途,不在乎目的地,只在乎沿途的风景。----题记

  春节假期刚过,全国展开了如火如荼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。召开部署会议、领会学习文件,畅谈体会、剖析问题,忙了个不亦乐乎!学习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工作,这不刚刚接到上级通知去河南开会,稍作准备,便于2月19夜间登上了大连到郑州火车。此时,春运还没完全结束,虽是卧铺车厢,但人很多,住在上铺,爬上爬下非常的不方便,嘈杂的人声、混合的气味,仰卧在铺上,脸对棚顶,辗转反复,迟迟难以入睡,不知不觉间在车的摇摆和咣当中,竟迷迷糊糊地睡到了早晨。太阳从东边慢慢升起,透过车窗阳光带来丝丝暖意,晨曦,车厢热闹了起来了。站在车窗前伸展一下倦缩一宿的身体,窗外雾茫茫一片,火车仍在浓雾里缓慢穿行,隐隐约约看到己落叶的树木、村镇从眼前划过;透过车窗,看到浩瀚无垠的麦田,碧绿的颗颗小苗在雾里挣扎,在不被游人的关注中默默的自然生长!

  卧铺车厢是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,休息了一宿的乘客养足了精神,开始了又一天的旅行。如今乘坐这厢的大多数人似乎都学会了享受旅途生活,看书的,打牌的,聊天的,沿途看风景的,美梦还没结束的,完全没有了以前坐火车的那种紧张、忙碌和不安。不久,餐车服务员推来了小车,开始了早餐叫卖;车厢乘务员也开始了一天的忙碌,清扫卫生、整理褥被、掰开窗帘,乘客冼漱的、享受美食的,往返走动的,人们随着轻音乐开始了车厢内的各种活动。回想以前,那破旧脏乱的车厢,硬座一族,无座一族,四面八方,不同年龄段的人们拥满了每一节车厢,他们为了生存而来,脸上饱经风霜,一双双沧桑的手,黝黑的皮肤,深深的皱纹,凌乱的头发,匆忙中挣扎、痛苦中赶路,今日想起仍觉得十分心酸。

  已经不记得这是多少次乘坐火车了,看着司空见惯的那宽敝的车站、长长的站台、不见边际的铁轨,刺耳的火车长鸣声,如今己勾不起任何兴趣。那格外平静,无比轻松的内心,仿佛是天空里的一片云,没有讶异,无谓欢喜,随着火车的颠簸在旅途中慢慢地上下沉浮.....其实,在飞机、高鉄、动车、高速都非常发达的今天,我做出决定乘坐K字头的大连到郑州,途中需行驶20多个小时的所谓快车是有私心的。一是想找寻多年前乘坐老火车的感觉,并顺便浏览沿途的风景,感受沿途几个省份近些年的变化;二是想体会当下许多人倡导的慢生活。

  透过窗户看着外面飞速而过的风景,思绪在无限延伸。窗外,一棵棵树木开始由清晰然后很快模糊,那似乎就象我们的记忆,随着时间的飞逝而变得恍惚;车窗外面的景色大多以乡镇为主,有菜地,绿油油的,雾中很难分辨出叶子的形状;途经的那些农家小院,被青砖红瓦包围着,透出恬静,火车在慢慢爬行,行进间突然觉得途中景色别有一番滋味。

  我的隔壁铺位是一位慈善的老尼。六十多岁的年纪,身着灰色佛衣,长期吃素的脸在阳光的映衬下微微发黄,略显菜色,但精神矍铄,面对车厢乘客,侃侃而谈,不断地向人们传经布道,那份安祥、平和、素静、沉稳、宽厚,有着不多见的恬淡和满足。

  雾气在缓慢消散。草窗外,天边灰蓝,远山灰蒙蒙的一片坐在车窗边欣赏风景,应该说是一件很享受的事。铁路沿线虽然说没有名山大川、名胜古迹,但就是这些普通的山脉、田野,构成了社会的方方面面,真实版图。路过北方,满眼是灰蒙蒙的山岭;到了南方,则到处是盈盈绿意,有池塘、有湖水、有袅袅升起的炊烟,能欣赏到牧童放牛、羊馆放羊的田园风情,这对于久居闹市的我们,又何尝不是一种收获和幸福。铁轨似乎没有尽头,绵延不绝地伸向远方,农村依然保持着记忆中的古朴;麦田边,带着微微的雾气,但对于出行的人来说,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清新。远远看到田地上空笼罩着一层白茫茫的雾,看着那东方地平线上泛起的一点微红,我在想,曾经的我有时一心想着外面的世界,而眼前的世界难道不是勤劳质朴的美吗?

  距离上一次长途旅行,已经过去很久。,行走在路上,心在胡思乱想。其实,那小小车厢就是一个社会,融在一起的人们何尝不是一种缘分,也许一路相行,在一个个站点上下,然后分道扬镳,也许再无机会相见;这也许就如人生,坐在火车里面的人,心在外面,而外面的人在期待看到车内的风景。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