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关于第二春的散文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9-06-13 21:22 阅读: 次
有关于第二春的散文
  童年时家在东北农村,房前屋后的两块自留地,是我们的乐园。

  春天,泥土刚刚变得松软,父亲就开始种菜籽,我跟在旁边嚷嚷着帮忙浇水,不时歪着小脑袋担心地问:“菜籽在地里,会不会冷啊?”父亲笑呵呵地说:“所以要帮它们盖上棉被大棚,这样就温暖了。”原来是这样,不过我还担心,小小的菜籽在黑乎乎的泥土中,会不会害怕啊?父亲说当然害怕,所以它们才会争先恐后“跑”出来晒太阳。

  我把小小的眼睛瞪得圆圆的,天天观察那些菜籽怎样“跑”出来,想在第一时间通知父亲。不过盯得春天都吓“跑”了,也没看到。望着一垄垄葱绿的小青菜,泛着紫色的小茄子,颗颗饱满的毛豆豆,青中透红的西红柿,幼小的我实在不明白:一枚不起眼的菜籽,是怎样变成满园硕果的呢?

  父亲摸摸我的头说,是种子都会发芽结果,就像你一样,经历过风吹雨打后,将来也会开枝散叶的。我听不懂,开枝散叶,难道自己将来要长成植物吗?是萝卜还是白菜?

  不过,满园的果蔬让我应接不暇,至于长成什么植物的问题,一转身便被抛到九霄云外。接下来的日子,学着父亲除草、采摘,像侍弄婴儿一样侍弄土地;有时看到父亲的背上湿成一大片,赶紧跑回屋子取毛巾;时而情不自禁摸摸自己的额头,上面竟然也沾满劳动的汗珠。

  最快乐的时光,是妈妈把菜肴摆在餐桌上那一刻。色香味俱,每当那时,我都会乐颠颠地喊哥哥姐姐吃饭,笑容一直挂在天真的脸庞,菜是我亲手摘的,嚼起来才叫香甜呢!

  然而盛夏刚刚来临,别人家的菜园欣欣向荣,只有我家的菜园逐渐萧条,可怜兮兮。我急得拼命浇水施肥,但无济于事。父亲笑着捧出来一些菜籽说:“别着急。别家的菜园只能吃一季,咱家的可以吃两季。”父亲把那些枯萎的枝蔓连根铲除,土地翻松,又种上新菜籽,说是要用勤劳的双手,创造第二个春天。

  于是,我又开始瞪圆小眼睛,等待菜园的“第二春”;终于,金秋农忙时节,别人家的菜园彻底罢园了,而我家又开始收获第二季果蔬!我跟着父亲一起忙碌,把顶花带刺的黄瓜和翠绿欲滴的小白菜小香菜送给左邻右舍;大家感激之余,说明年也要学父亲那样,给自家菜园创造第二个春天。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