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开满树的散文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9-06-13 21:22 阅读: 次
春开满树的散文
  轻轻的,我来了,春开满树,透着生命的神圣!

  天是湛蓝,柳是新绿,次第而来的春意正在陶醉这片绿波不断汹涌的海洋,只在一个转身的瞬间,就已改换了天地的模样。且不说,春的使者——那漫山遍野的绿色最先装点了沉睡一冬的世界,单看那还装着厚厚的冬的束缚的或高或矮的各色树木,也已在那个春寒乍暖的清晨,早已开始了充实生命的竞赛。

  瞧,柳枝还在酝酿鹅黄的时候,沉郁的杨花已然轻轻随着一夜暖风,匆匆开启春的旅程,拉开生命航程的序幕。于是,杨花一去风骤暖,柳树接过了生命的接力,只在阳光催生的片刻,就在一眨眼的当儿,成了春柔媚的写意,就是他那长长短短的如发丝的柔枝,轻轻映在河里的影儿,唤醒了小河的淙淙流水,那是春渐浓的宣告。

  似乎眼馋了柳枝独享了迎春时所有的殊荣,榆钱终于奈不住寂寞,与桃红,相约在枝头渐深,骨出了一树自己的蓓蕾,宣告自己明天就将绽放。虽然榆钱盛开依旧如叶的绿,不如桃红那般浪漫夺目,却依旧是春天一道靓丽的风景,用那一树浓浓的绿花,证明自己的价值。

  那抹迷人醉的桃红,无疑是这个春天的骄子,是第一抹除绿色以外的鲜艳色彩,凭她那满树蓬勃的飞花,成了文人墨客笔下的宠儿。是的,太美了,粉染了整个天边。是的,粉染了天边那片红云。你看,远远的看去,或如雪般晶莹剔透,或如少女粉色的脸庞。恰如雪般纯洁,却比雪多了生机,映着那尚带寒色的灰色的房子,尤透着一种春来的喜悦。又如少女羞红的脸庞,恰如他们含羞的矜持,又是他们青春年少的蓬勃,张扬了这早春的无限希望。有几只早来的蜜蜂围着淡淡花香的花儿唱歌跳舞,用他们勤劳的吟唱迎接这多彩的春天。倘若是那完美的一片花海,那种壮观的繁荣,便是这个春天最美的眸子。每一朵花或许只是一种颜色的表达,但是连缀成花的世界的时候,这每一朵花就成了一个笑容,暖暖的,蕴满了幸福的甜蜜。每一个花瓣都似饱蘸了春的香墨,在宣纸上铺开了江山秀色。

  眼中春光乍泄,满目繁华之处,却就是在那鹅黄浅绿不断蔓延的地方,一处留白,唯见那街沉默的梧桐,依旧让那残存了一冬,如枯叶蝶一般跳跃的枯叶摇曳在东风暖暖的号角中,他不羡慕别人的精彩,展现的还是满脸沉郁的等待,看着天空一点一点被春来蔓铺的绿色点亮,只为收自己那份独立与骄傲,他甘做春的终结者。

  不与东风斗春,不与绿叶争青,痴痴等待属于自己的那个春天,并不需要成为每个春天的焦点,无人来赏,也会将自己满树枝叶,打扮成自己的妖娆。没有多彩的色彩,也会耗尽自己所有的力量,成就自己的春天,因为那是属于我的传奇。

  倘若你想知道我是哪棵树,我会告诉你,我是早春生命的奇迹,我是早春浪漫的启程,我甘做满地碎裂杨花的朴实,我甘做最后款款走过的瘦弱梧桐。春,在我的眼中便不再是色彩的比拼,而是源于内在的一场洗礼。我坚信,万事万物都有他的规律,只在我们欣赏他们的心不同而已。

  人们总在感慨春的短暂,却未发现,其实,春早在我们还缩在厚厚的暖衣里,被那西风阻挡在一室之内,当我们的眼睛还未看见寸许绿意,泥下根系已在慢慢伸展,小草已在钻破泥土,躲在枯黄的断茎里,等我们的眼光驻足时,它们早已蔓延了整个世界。所以,春的脚步其实不为等待人的赞美,春开满树,只为生命的召唤,只为永不停歇的脚步无悔!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